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情感生活 >> 內容

媽說我要是娶女友她就去跳樓

時間:2010/11/24 15:24:15 點擊:258

  核心提示:口述者:斯磊 男 33歲(電話里,斯磊執拗地要約在周六傍晚見面,似乎其他任何時間都不能接受。周六傍晚,斯磊果然按時地來了,坐下便一臉歉意地解釋道:“今天她結婚,我實在是怕自己會忍不住沖動地做些什么,所以才選擇在這個時候,說出我與她的所有故事。”)我結婚,媽媽就要跳樓與慕慕在一起的時間里,好像總是充滿...

口述者:斯磊 男 33歲

(電話里,斯磊執拗地要約在周六傍晚見面,似乎其他任何時間都不能接受。周六傍晚,斯磊果然按時地來了,坐下便一臉歉意地解釋道:“今天她結婚,我實在是怕自己會忍不住沖動地做些什么,所以才選擇在這個時候,說出我與她的所有故事。”)

我結婚,媽媽就要跳樓

與慕慕在一起的時間里,好像總是充滿了戲劇性。

我倆曾經是同事,如果沒有以后的那些波折,我和慕慕肯定會被歸類為最俗氣的“花匠配小姐”——她家境優越,家有豪宅和奧迪,每月工資不過是零花錢而已;我從小生長在石庫門,爸媽耗盡畢生積蓄才付了新房的首期,如今每月尚有2000多元貸款等著我扛……好在慕慕并不在意這些,我們逛吳江路小攤、熬到凌晨兩點才去唱歌,慕慕總是很體貼地為我省錢。

戀愛兩年之后,我們決定讓雙方父母見一次面——但就是這一次見面,注定了我與慕的將來完全變得一團糟。

那天,她父母把見面地點約在金茂的咖啡吧,我爸媽揣上了整月的退休工資才敢出門。可是還沒等到談正事,她媽媽已經好幾次“直言不諱”地指出了我父母的“土氣”。“哎呀,儂哪能用勺子舀咖啡的啦!”“放一包糖啊,甜死了,我是吃不下的!”

在她那種尖利而又大驚小怪的語調下,我爸媽的臉色迅速泛青。

見勢不妙,我好不容易才將話題扯回正道。我爸媽對婚事相當熱情,他們連聲說要騰出新房子給我們做婚房,自己則可以搬回老房子去。可話還沒說完,就被慕慕的父母給打斷了:“你們那種房子也可以結婚啊?我們送他們一套房子好了,又不值多少錢。做我家慕慕的老公不要太開心哦,只要聽話,錢多錢少無所謂!”

這樣談話的結局可想而知,回到家,媽媽就沖我說了一句話:“你要是敢把這樣的女孩娶進門,我就從8樓跳下去!”

(“當時聽到這話,我真是心驚肉跳!雖然事后慕慕一再聲明她父母是無意的,但我實在是覺得,要是繼續這段戀情,我將根本無臉面對我的父母。”斯磊的手在空中小幅度地劃弧線,也許是下意識地比劃著“跳樓”,不禁讓聽者也跟著心驚。“于是我開始逃避她,大約半年以后,我倆終于不了了之。”)

她結婚了,我差點策劃一場鬧劇

那是一段很漫長的失戀期,不只是因為失去了慕慕,更是因為長這么大以來,我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——慕慕曾不止一次地罵我是懦夫,漸漸地,心底都開始覺得自己的確太軟弱了。

其實慕慕那時是想要與我“私奔”的,她說可以離開各自的父母,就我倆生活在一起。我也確實為了這個點子心動不已——我偷偷收拾好了一個鼓鼓囊囊的行李包,就塞在床底下,那里裝著這幾年來慕慕送給我的大大小小的所有禮物,還有幾件最簡單的換洗衣服、一張存折,以及一張我與父母的合影。

我想過要帶著這些東西去找慕慕的,但是,我終于還是沒有忍心離開父母。直到一年后傳來消息說慕慕要結婚了,我便叫了快遞把這個包送到慕慕那里,里面留了張紙條,就一句話:“就當我們曾經真的私奔!”

愛人結婚了,新郎不是我——類似的故事不厭其煩地聽,但相信每個身處其中的人心里都不會好過。

說來是我主動放棄慕慕的,但是當得知她即將結婚的消息,我竟一時無法平衡。我開始怨恨自己的父母,恨他們“破壞”了這段感情。我不愿回家,夜夜泡在公司,看碟片、打游戲,實在無聊了就給慕慕寫情書、發肉麻短信。每次我想象著她和他可能為了這些短信而大吵甚至分手的模樣,我才能稍稍開心起來。

但是慕慕對于我的“熱情”根本沒有反應。這種漠視更加激怒了我,婚禮當天,3個身強力壯的男人把我牢牢架住,這才勉強避免了一場我策劃中的鬧劇。

同事陪我去酒吧喝得大醉,第二天醒來,我突然覺得一切都過去了,于是便心血來潮地跑去旅行社報名參加全家海南游,希望能彌補前段時間對父母的冷淡。

誰能料到,我和慕慕竟又在三亞的南山山頂迎面相遇!

(“慕慕和老公剛巧在三亞度蜜月,我發誓,事先真的一點都不知道!”斯磊著急的樣子挺有趣,眉毛擰在一起,兩手不知所措地揮動,連臉都有些紅了起來。)

作者:不詳 來源:網絡

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
發表我的評論
  • 大名:
  • 內容:
  • 女性時尚網(www.mkaoff.tw) ©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站長QQ:652376321 湘ICP備:05024815號
  • Powered by 樂享網絡
  • 深圳风采公式